电影《性工作者2》的主题曲,林夕作词。
一个娓娓道来的故事,悲恸之下是坚强的内核,而这种坚强却又来自命运的压迫,更觉辛酸。

钟摆逆向穿梭,又退回这一课。
这一次,你还妥协吗?

年度之歌 谢安琪

全年度有几多首歌,给天天地播,给你最愉快的消磨。

歌曲的流行总有限期,人与事物的关系又何尝不是稍纵即逝。每过七年,人体内的所有细胞都已更新一轮,陪伴你的物件要么更换,要么变得破旧,你也不再是从前的你了。刚刚学的政治,只有远动是永恒的。莫名惊喜,原来世上真的有永恒。

安徒生的童话中,冰上刻下的“永远”瞬间化为水,从此我知道,爱情呀,友情呀,都不会是能“永远”的东西。那物件呢?于是我把希望寄托在物品上,坚持不换书包仿佛能背负着过去美好的时光不让它流走;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拼命抓住生命的浮光掠影。但是呢,后来呢,我却抛弃了记录心情的习惯。它是负能量呀,不应该在我的生命里驻足,忘了它吧。另一种意义上,也是抛弃了我人生的一部分。未尝不好,生活总要向着未来,却亲手打破了当初希望抓住一切的自己的梦。婴孩在出生时双手紧握,老人离世时五指散开而舒张,也许,一生就是从握紧到放手,从执着于一切到心境平和淡然的过程。

谁又妄想一曲一世,让人衷心到底。

我心中的灰蓝色。
“天早灰蓝,想告别,偏未晚。”——王菲《暧昧》
坛水青岛+火烧白宫

不来也不去,落花流水。林夕,黄伟文。

从入坑时喜欢的夕爷到现在的“皈依黄伟文”,见到关于这两大作词人的讨论从来不少,都说wyman作的词犀利狠辣,听这首《落花流水》倒是感到些许安慰。相似的主题,林夕的《不来也不去》从头到尾贯穿着无可奈何的悲伤调子,一下一下击打在心上。

“扬帆时 人潮没有你

我是我 和途人一起

停顿时 在你笑开的眼眉

望穿秋水之美”

“流水 像清得没带半颗沙

前身被搁在上游风化

但那天经过那条提坝

斜阳又返照闪一下

遇上一朵落花”

两首歌的开头都是平平淡淡的口吻。《不来也不去》用了第一人称,已显出主角是人,而《落花流水》则像写童话故事一样,以流水与落花作故事的主角。

“回望最初 当丧失是得着可不可

可痛若骊歌 乐如儿歌”

想起当初快乐的日子,就像儿提时代唱着儿歌一样无忧无虑,可那已经是过去了,分别时更觉伤痛。

“谁同行 仍同样结尾 血液里 才遗传悲喜

谁亦难 避过这一身客尘 但刚巧出于你”

不管谁和我一起走,结尾都是一样的。路途中所谓的喜与悲终究是过眼云烟,又有那么重要吗?每个人都会经历这样一场失恋,只不过我遇到的是你罢了。这里的自我安慰,似乎又是一种自暴自弃。

“垂头前 没缘份丧气睡到醒 才站立得起”

到真正支撑不住想要扔掉故作的坚强掩饰时,觉连悲伤的资格都没有。后半句更像是深夜失眠时的喃喃自语:想要摆脱悲伤只有先不去想啊。

“盲目过 便看到天机 反覆往来又再做回自己

即使一生多出一根刺 没有刺痛别要知

就当共你 有剧情没有故事”

每个人都是这样啊,即使百年修得同船渡,最终也要分离。天道轮回便是如此,何必沉沦其中。过去种种完全可以当做是上天给了剧本,照着演戏,戏外哪有什么故事呢。

“如花 超生了没有果

如果 过路能重踏过

就当最初 是碎步湖上可不可

不种下什么 摘来什么

像我没来过 没去过”

开花没有结果,我也无可奈何。如果能重新来过,就把当初的邂逅当做简简单单普普通通的散步,不去发展将来的故事了,这样就像是从没有播种一样,不会为没有果实收获而失落。

“流水很清楚惜花这个责任

真的身份不过送运

这趟旅行若算开心

亦是无负这一生

水点蒸发变做白云

花瓣飘落下游生根

淡淡交会过各不留下印”

你聪明的,和花的缘分只有这一程,萍水相逢。

“天下并非只是有这朵花

不用为故事下文牵挂

要是彼此都有些既定路程

学会洒脱好吗”

终究会有不同的花落入流水中,何必为此伤怀?

“讲分开可否不再用憾事的口吻

习惯无常才会庆幸

讲真天涯途上谁是客散席时怎么分”

与你分开,也是与另一人相遇的过程,世事无常。大家都是人生路上的过客,有聚有散。

第一次看到“林夕引进门,皈依黄伟文”这句话时,同时看到有人说,成熟不是从听林夕到黄伟文,反而,是从听黄伟文到林夕。

睡不着,整理了一些我所知道的港乐中的梗。

杨千嬅-花与爱丽丝  岩井俊二的电影

陈奕迅-黑择明  日本导演黑泽明

薛凯琪-宫若梅  电影《一代宗师》人物

薛凯琪-苏州河  香港电影《苏州河》

薛凯琪-慕容雪  tvb电视剧《天子寻龙》角色

shine-祖与占 法国新浪潮电影《祖与占》

陈奕迅-任我行 金庸小说《笑傲江湖》人物

谢安琪、麦浚龙-罗生门  黑泽明电影《罗生门》

容祖儿-搜神记  古代志怪小说《搜神记》

陈奕迅-七百年后  科幻电影《e.t.》

陈奕迅-红玫瑰、白玫瑰  张爱玲小说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

陈奕迅-倾城  陈凯歌电影《无极》角色

张学友-李香兰   日本歌手

薛凯琪-奇洛李维斯回信   基努里维斯,电影明星

薛凯琪-甜蜜蜜  歌曲中有一段和邓丽君的《甜蜜蜜》调子相同

杨千嬅-小星星  “一闪一闪亮晶晶~”

何韵诗-痴情司  《红楼梦》

渡边淳一-失乐园  渡边淳一小说《失乐园》

梁汉文-七友  安徒生童话

薛凯琪-南瓜车  安徒生童话

苏永康-有人喜欢蓝  电影《蓝宇》

杨千嬅-亦舒说  台湾作家亦舒

杨千嬅-闪灵  恐怖片《闪灵》

杨千嬅-小飞侠  迪斯尼动漫电影《小飞侠》

黄耀明、张国荣-这么远那么近  几米的漫画《向左走向右走》

李克勤-纸牌屋  美剧《纸牌屋》

谢安琪-艺妓回忆录  电影《艺妓回忆录》

谢安琪-如花  星爷电影《九品芝麻官》角色

古巨基-大雄  《哆啦A梦》角色

古巨基-任天堂流泪  游戏公司

王菲-流浪的红舞鞋  安徒生童话

杨千嬅-小城大事 私心觉得这个和岩井俊二的小说《情书》情节超像

时光易逝,记忆也会慢慢变淡。只有文字和影像永存。
大概是永存吧,至少几十年后还有个物件作为寄托。